谁家翩翩少年郎

年底的吐槽

          2016,我的本命年终于快要结束了。都说本命年不穿红色的衣服会有杯具发生,而偏偏不信邪的我就是没有穿红色。于是乎杯具接踵而至,从考试到工作,从学习到生活,更是杯具连连,心中苦闷就差痛不欲生,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也比之前的几年过得都要辛苦。当我每天挤着地铁上下班以后,我才真正明白我爸我妈一边上班一边养我20年是多么不容易;明白每一份工作背后都有别人不知道的心酸;明白原来一份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工作如果不用心去做,也一样做不好。用我妈的话,能懂得这些道理,就是一种进步。而于我而言,我从这些孩子的家长身上悟出了一些教育儿女的道理;懂事的孩子背后往往有一对通情达理的父母,而烦人的熊孩子背后必然有一对没素质的家长对其进行耳濡目染。每个家长的素质和修养都对自己孩子有莫大的影响,从这些家长身上我看出了千百种不同的性格和人生经历,也让我思考十年二十年以后我会做什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会有个什么样的孩子。于是乎我向好的家长家长学习,把恶劣的家长的故事引以为鉴,如是而已。

         然后再跟我班里的孩子聊聊,看着那些初中的孩子正经历着自己当年也苦熬过来的炼狱,一边同情他们的辛苦,也一边感慨着年轻真好。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遗憾,而我的青春往事里,没有爱情也没有酒,有的只是可以称之为“汗牛充栋”的书本和自己的一腔热血。

         而后便是老妈每天不变的唠叨,唠叨我不爱做家务,唠叨我不爱学习,还总说不听她的话。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道理我都懂,也明白妈妈的话大部分都是对的,然而当这些充满正能量的语言变成妈妈的唠叨,我就觉得很烦躁。然而后来我还是听了她的话,我每天下班之后背背单词看看书,突然觉得这种生活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只要不看跟学习有关的书就行……后来还是决定看看日语书,毕竟课上完了这些东西也不能扔了……进而在无数汉字和假名之中突然想起自己学日语的初衷——为学日本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为学日本的教育理念、为从日语里寻找唐宋汉语的遗风、甚至为有朝一日中日友好交流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可惜后来学着学着我发现自己的目的好像越来越偏,从学传统文化变成了追星和看动漫…… 妈妈以前总说日本又侵略回来了,当初总觉得老人家对11区成见太深,长大以后突然明白当时妈妈说的不无道理。

          70年前日本侵华搞完军事和政治侵略之后也强迫中国人讲日本语言,企图从文化上彻底同化中国。而现今日本又采取了动漫这种新的文化形式占领了中国市场。现在一些人说国漫和日漫差距太大,但是后来我了解了国漫发展史之后才明白原来我们中国的动漫曾经那么辉煌。民国时期我们就开创了亚洲动漫产业,直到60年代依然完爆日本十几条街。可是后来为什么日漫能后来居上,而国漫在中国的市场却越来越小?制作技术固然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都把动漫当做小孩子的把戏,既不重视,也不花心思思考这个产业的长远发展;没有动人的剧情,没有大量声优的人才储备,没有完整的周边产业链,要想在年龄段受众更广的电视上播出还要被各种和谐,导致了00后们只天天看着喜羊羊等等脑残剧长大。万幸的是现在国漫的支持者越来越多,近几年有不少优秀的国漫在网络上播出,大有崛起之势。

          仔细想来其实我早年看的很多动漫剧情也未必都那么出彩,比如网球王子和樱兰高校男公关部,这两个动漫当年都是我很喜欢的作品。无非是满足了我这个外貌协会看脸的需要,其实剧情无比扯淡。当时时过境迁,我有时间依然会看看他们;不是因为剧情多有吸引力,而是因为里面有太多青春的回忆,和青春期少年的初恋情结。而前些日子看鲁路修,不得不佩服,神剧不愧是神剧,十年之后再看也依旧碾压无数新作,方觉十年一梦,岁月荏苒。可是我一直觉得,我的内心深处仍然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十年饮冰,难凉我一腔热血,这么多年过去,我最爱看的依旧是热血少年漫。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用习大大的这句话对自己的2016年说个再见。

评论(16)

热度(5)